张维迎最新演说:行当政策是或不是有利于立异?

新浪财经讯
2月23日消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出席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热点前瞻沙龙第二期:产业政策的制定与治理创新,并谈到了产业政策对于提升技术进步和创新的作用。

【文/电动汽车资源网特约作者湖北省客车工程技术研究院
雷洪钧】
2016年9月28号武汉市下发了《2016年新能源汽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实施的通知》,其补贴标准都是既定政策。在新能源汽车政策方面,如何补贴是一个大难题。下面是笔者的学习体会,供同行参考。

摘要:
“投资来讲,政府审批应该彻底废除。投资本身是企业家的事,不是政府的事”,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的“民营企业家圆桌会议”分论坛上介绍。
…“投资来讲,政府审批应该彻底废除。投资本身是企业家的事,不是政府的事”,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在“博鳌亚洲论坛2013年年会”的“民营企业家圆桌会议”分论坛上介绍。张维迎继续说道:我们为什么要有企业家?就是未来有不确定性,需要有人判断未来。从历史来看,企业家最有可能判断未来,尽管企业也有犯错的。企业家不能用平均数的,平均起来就没有企业家。以下为相关文字实录:张维迎:这一组题目是政府如何平衡在民营企业投资决策中的“监管”与“放手”的关系。我这个人不太善于总结别人的意见,今天勉为其难试一下。有这么几点:第一点,首先要放手。按李总理说的砍掉装错在政府的那只手,现在政府平台太多、投资太多、国有企业太多,这是阻碍民营企业最主要因素。嘉宾说民营企业没有办法做的事才让国有企业。第二,监管有必要,但是监管是透明化、法制化的,对所有企业一律平等对待,不能应该某一种特殊身份而对某一些企业特殊政策,对另一些企业进行歧视。第三点,政府的政策应该从上到下统一,并且下面一定要真正执行上面的政策。这几年,中央制定了一些政策,但是下面政府并不执行或者执行速度非常慢,同时政策也不具有稳定性,不断更改。第四,政府必须一要改变心态、改变意识,只要政府说的就是代表国家的、就是代表人民的,这个从历史上可能有很多情况下是不对的。政府不要认为有权力,企业所有事情都进行监管。第五点,在这方面,商会要发挥更大作用。现在的商会都是官会,官家办的商会,没有真正办的商会。民营企业应该自己组织起来,创办独立的、代表民营企业本身的商会来规范市场,而不是一味地由政府出面操作商会。第六点,我们也有一些认为政府也可以对民营企业作一些帮助,民营企业走到海外的时候,对他们提供一些教育方面的事,国外的法律、商业规则等等。最后说说自己的想法,投资来讲,政府审批应该彻底废除。投资本身是企业家的事,不是政府的事。我们为什么要有企业家?就是未来有不确定性,需要有人判断未来。从历史来看,企业家最有可能判断未来,尽管企业也有犯错的。企业家不能用平均数的,平均起来就没有企业家。企业家就是跟众人不一样。所以我对你们搞平均化有点怀疑。现在我们政府仍然按照过去计划经济,认为市场经济就是自发的,自发的就会出现混乱,这是错误的。我们没有办法相信政府官员比企业家判断的更准确,何况这些人本身不担当任何风险,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有积极性作正确判断呢?从过去中国做出的产业判断来看,本都是失败的,包括光伏产业、汽车产业等等。

说到产业政策,目前的认识有认识论的误区。张维迎认为,现在大家对产业政策的定义太宽,几乎所有政府都叫产业政策,我觉得这个是值得讨论的,不太容易聚焦。

一、对新能源汽车进行补贴理由是什么?

张维迎对产业政策有比较有严格的定义,他认为,任何普惠性的政策不能叫产业政策,而且,他今天讲的产业政策目的是对于提升技术进步和创新的政策。

发展新能源汽车的背景是节能减排,而传统汽车是“节能减排”的对象。新能源汽车与传统汽车相比优势明显。而实际情况是:新能源汽车成本较高、短期内难以实现规模化生产。即使是大企业,倘若没有足够的财政补贴,其新能源汽车业务也是难以经营下去的。这是国内大型汽车企业,迟迟没有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真正发力的基本原因。

产业政策是否有助于创新?

二、如何补贴是一个争议很大的难题

张维迎认为在一定条件下是可能的,他说:如果有一部分人特别聪明的人,例如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也可能是企业家,他们能够知道未来应该发展什么,他们就这样一个前景达成共识。基于这样的产业政策,就是正确的。

财政补贴的最大风险是会对市场正常竞争造成干扰,会扭曲市场行为。新能源汽车的政府补贴,补多少,怎么补,对补贴如何管理都是难题。

但他同时指出,创新有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一、技术上的可行性是不确定的;二、商业价值是不确定的;三、创新的成果与否依赖于相互互补甚至竞争性的一些技术,它的前景也是不确定的;四、体制和文化对于创新的态度也是不确定的。

政府对新能源能源汽车补贴对象进行了界定,但是不少专家的质疑依然不断。当前政府补贴对象是整车生产企业或者使用者。但是不少学者强调要补给关键技术研究者、要补给关键零部件厂家,尤其是动力电池生产厂家。

他认为,由这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给产业政策带来了悖论。当我们制定一个产业政策,我们是以某种共识的存在和创新的可预期性为前提,但创新是不确定的,不确定性意味着创新没有共识,不可预测。

按照政府政策规定补给纯电动汽车,但是不少学者强调要补给CNG汽车、也要补给配铅酸电池的低速电动车。

以下为演讲实录:

政府补贴政策如何退坡和何时退出,已经进行了科学设定。但是不少学者强调要加大补贴退坡力度,或者现在就要取消补贴。

张维迎:我的题目是从创新的不确定性看产业政策面临的挑战。首先声明一点,我讲的产业政策有严格的定义,任何普惠性的政策不能叫产业政策。另外,我今天讲的产业政策,其目的是提升技术进步和创新,如果在收入分配或者地区发展平衡等等这些方面的政策,也不在我讨论的范围之内。

政府补贴政策的对象是对产品而言。但是不少学者强调要对掌握了先进技术的企业补贴,其他企业不要补贴。

说到产业政策,目前的认识有误区。我们假定创新是可以预测,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预测的。有一部分人特别聪明,政府官员、专家学者也可能是企业家,他们能够知道未来应该发展什么,并且就这样一个前景达成共识。我们认为基于这样的产业政策,就是正确的。

三、新能源汽车补贴是发展新型产业的鼓励政策

举一个例子,聪明如爱迪生这样的人也犯了两个错误,他认为交流电会赢,最后证明直流电赢了。燃油车和电动车竞争,他认为电动车会赢,实际上他也错了,燃油车赢了。为什么聪明的人也会出现错误,是因为创新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政府财政产业补贴对象只能是环保性产品或新型产业,不能补贴传统产业。这是一个全世界各国基本共识,中国也不可能例外。从学理上讲,我国新能源汽车实际上是指纯电动汽车。为什么要把“纯电动汽车”说成是新能源汽车呢?理由是,国家财政补贴的必须是新型的“纯电动汽车”,比如说“配铅酸的低速电动车”就不是新能源汽车。从政策层面讲,国家补贴是新能源汽车,而不仅仅是“纯电动汽车”。因为用铅酸电池也是可以生产出来纯电动汽车的。

不确定性是这个世界之前没有的,没有平均值,没有方差,所以不可预测,但是每个人可以作出自己的决断。但是这个判断在事前没有办法证明谁是错的,谁是对的,只有事后才有结论证明对错。

四、新能源汽车补贴如何退坡、何时退出,在政策设计之初已有规定

创新有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第一,技术上的可行性是不确定的。第二,商业价值是不确定的。第三,创新的成果依赖于相互互补甚至竞争性的一些技术,它的这个前景也是不确定的。第四,体制和文化对于创新的态度也是不确定的。

2014年2月8日,国家发改委等单位联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工作的通知》中宣布了补贴金额要逐年缩减幅度。2014年和2015年相比2013年分别降低5%和10%,2014年会比2013年新能源补贴金额少,2015年还会更低。

分别解释这四个方面:

2016年4月29日,财政部、发改委、工信部和科技部四部委《关于2016年–2020年新能源推广应用支持政策的通知》134号)文中,具体的退坡办法是:2017-2020年,除燃料电池汽车外,其他新能源车型补贴标准都实行退坡,其中:2017-2018年补贴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20%,2019-2020年补贴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40%。

一、技术本身是否可行是不确定的。举个例子,200多年前,英国企业家威尔金森提出用铁制造船,在那之前都是木船,比水重的东西能不能漂在水上这是不知道的,当他提出这个观点的时候,99.9%的人全反对,所以他被认为是一个疯子。

在补贴退坡和退出的设计安排中,对技术要求也是在逐年提高。纯电动汽车的补贴门槛由之前的80公里续航里程提高到100公里,对车辆的最高时速也要求不低于100公里/每小时。补贴对象规定更具体,即: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对客车补贴Ekg指标进行了细化。

100多年前,美国莱特兄弟提出要造飞机的时候,比空气重的东西要漂在空气上面,这是不是可行?当时的技术情况下,也是不确定的。所以他们实验当中反对的声音远远多于支持的声音。

在补贴管理上进行了推荐目录管理。列入国家目录的才能获得新能源汽车补贴。2016年初,要求车辆全部重新申报目录,原《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应用工程推荐车型目录》的车型,自2016年1月1日起废止。2016年前3批《新能源汽车推荐目录》里,没有一款电动物流车,第4批《新能源汽车推荐目录》截至目前,还是不见下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