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全国杜仲产业发展规划》 专家为杜仲产业绘蓝图

2016年12月20日,国家林业局发布《全国杜仲产业发展规划》,这对于加快我国杜仲产业发展具有特殊的意义。《规划》由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受国家林业局委托编制,编制工作组先后到湖南、河南、安徽、山东、甘肃、新疆等地调研杜仲产业发展现状,多次召开编制工作会议、征求各方意见。《规划》指明了杜仲产业的发展方向,提出了规划期内我国杜仲产业的发展目标、重点任务、保障措施,这不仅为杜仲产业发展注入了新动能,更为杜仲产业规范化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一个原本看似不相关联的行业经过产业技术革新,将彻底改变中国天然橡胶供应受制于人的现状。而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投资商机。

图片 1

为贯彻落实《规划》,2016年12月28日,中国林业产业联合会在北京召开《规划》宣传推广暨相关标准起草编制工作会。与会专家学者就《规划》对杜仲相关产业所产生的积极作用和如何落实好《规划》,提出了许多中肯意见,现飨读者。

文︱《小康·财智》记者 范颖华

7月6日,记者从位于郑州的中国林科院经济林研究开发中心了解到,该研究中心副主任杜红岩研究员主持的项目“杜仲育种群体建立与综合利用技术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日前通过国家林业局验收。项目选育出的10个杜仲良种通过国家林木良种审定,获得国家发明专利14项,荣获国家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5项;绘制完成杜仲全基因组精细图,成为我国第一个天然橡胶植物基因组精细图和世界上第一个木本药用植物基因组精细图。专家表示,该研究确定了杜仲橡胶高效合成的上游途径、关键酶基因和关键时期,对我国杜仲橡胶新材料、木本油料和现代中药产业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为解决天然橡胶资源匮乏问题奠定了坚实基础。据介绍,橡胶作为重要的战略物资,被广泛应用于工业、农业、医疗卫生及航空、军事等高科技特殊领域。由于我国适宜种植天然橡胶的范围非常有限,对国外依存度高达80%,开发第二橡胶资源迫在眉睫。杜仲又名胶木,是第四纪冰川留下的古老树种和我国特有的木本油料、名贵木本药用树种,更是世界上适用范围最广的重要胶原植物。它的树叶、树皮、树根和果皮等均富含一种白色丝状物质——杜仲胶,是除三叶橡胶外最具开发潜力的天然橡胶资源和特有的国家战略储备资源。为支撑杜仲产业快速和持续健康发展,项目对杜仲长期育种工程与综合利用技术进行了系统研究,取得了具有良好产业化前景的重要研究成果。在育种工程研究方面,研究团队在全国27个省区市收集杜仲种质资源1000余份,搜集国外种质资源18份,建立了我国最大的杜仲基因库,选育出“华仲1号”~“华仲12号”等杜仲良种;完成了杜仲全基因组精细图绘制工作,揭示了中国杜仲的遗传多样性和基因交流程度,初步建立了杜仲遗传转化体系。在栽培模式创新与高效栽培技术研究方面,研究出的杜仲果园化栽培模式,实现了杜仲培育技术历史性突破和重大创新,引起国际天然橡胶界的轰动。在河南、山东、陕西、甘肃、湖南等地技术示范成效显著,河南省杜仲高产果园盛产期亩收入达6000元以上,比传统栽培模式提高5000元。在综合利用技术与产业化开发方面,首创杜仲雄花茶饮料、杜仲红茶等,研究出杜仲油精炼、亚麻酸油抗氧化及杜仲亚麻酸软胶囊生产技术;研发出国家发明专利“一种利用药用植物剩余物生产的功能饲料及其制备方法”,杜仲叶功能饲料能够明显改善鸡和猪的肉质,同时能显著降低鸡蛋中胆固醇含量。杜红岩表示,杜仲产业涉及橡胶、航空航天、军事国防、船舶、交通、通信、电力、医药、农林、食品、畜牧水产养殖、生态建设等领域,产业化前景十分广阔。

杜仲产业的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

中国天然橡胶需求量大且受制于人。目前,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橡胶消费国和进口国。2013年天然橡胶消耗量超过400万吨,连续13年居世界第一。但主要依靠进口,对外依存度超过80%。

日前,国家林业局印发了《全国杜仲产业发展规划》,我非常高兴,也对国家林业局为推动杜仲产业发展所作出的努力表示感谢。

从国内来看,我们仅有海南和云南的西双版纳两个狭窄的区域适合栽种。但年产量最高也只有80万吨,仅占国内需求的20%。

在我看来,杜仲产业自始至终都得到了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杜仲产业不是一个新问题,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周恩来总理就明确指出,要加强杜仲研究,很好地推动杜仲产业发展。后来,时任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到湖南考察时,也特别强调要加快杜仲产业发展。从2010年开始,在推动杜仲产业方面,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主要工作实际是调研。2010年6月,社科院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快我国杜仲产业发展的建议,此后成立了国情调研组。2014年,国家林业局有关领导与国情调研组同志召开了一次座谈会。随后,国家林业局采取行动,委托几个司局进行杜仲产业发展状况的调研,着手编制杜仲产业发展规划。

但未来,杜仲产业的产业革新将神奇地改变这一切。

6年来,我们亲眼见证了杜仲产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集中整个调研组的智慧,先后提出5个政协提案,得到国家发改委、科技部,特别是国家林业局的理解、关心和支持。而随着《规划》的颁布,杜仲产业将迎来最好的发展时期。

杜仲橡胶战略价值引起国际重视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讲生态讲得最多,而讲生态最后落实到了树木和森林。习总书记讲山水林田湖是一个生命系统,最后他归结到树。他特别强调,林业是关系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性问题。在生态环境保护上,要算大账、算长远账,算总体账,不能因小失大、急功近利。习总书记非常形象地提出要解决好两座山的关系,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绿水青山可以源源不断带来金山银山,绿水青山本身就是金山银山。

国际上公认能够替代传统三叶橡胶的植物只有杜仲树,其果叶皮根等不同部位均可以提取杜仲橡胶。其中,杜仲果壳含胶丰富,达17%以上,国际上称为“古塔波胶”。

杜仲产业已成为沟通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桥梁,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动体现。杜仲树就是摇钱树,可以把生态优势变成经济优势,为大资源小产业低效率的问题找到新的突破口。可以说,杜仲产业是追寻美丽的产业,是追寻健康的产业,是天林合一的产业,是可以造福人类、有序发展的产业。

杜仲是我国特有的珍贵孑遗树种,目前99%的资源分布在我国。与三叶橡胶种植区土地紧张、生态矛盾突出的状况不同,杜仲在我国的适生范围达27个省份,初步估计适合发展的荒山荒地达到1.5亿亩以上。

《规划》的发布只是杜仲产业发展的新起点,我建议在国家林业局的领导下,做好《规划》的宣传、落实工作;杜仲产业发展要与三北防护林、国家储备林基地建设、森林公园、湿地公园、林业改造等林业重点工程相结合;应进一步协调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做好投资、财政、科技等相关政策支持。

研究表明,现代杜仲产业发展潜力极大,主要体现在:杜仲橡胶具有其他任何高分子材料都不具备的“橡胶—塑料二重性”,开发出的新功能材料具有热塑性、热弹性和橡胶弹性等特性,以及低温可塑、抗撕裂、耐磨、透雷达波、储能、吸能、换能、减震、形状记忆等功能。

种苗先行奠基础 科技支撑促发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国情调研杜仲项目课题组的专家研究表明:杜仲橡胶新品种培育潜力很大,将逐步超过三叶橡胶的产量和多种资源功能应用已经具备现实可行性。

《全国杜仲产业发展规划》的发布,标志着我国杜仲产业发展进入快车道。这是我国杜仲产业发展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将对今后我国杜仲产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随着我国杜仲橡胶资源培育技术难题的攻克,未来将有可能形成以杜仲为基础工业原料、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直接产值数千亿元、间接关联产业产值数万亿元的战略性庞大绿色产业集群。

《规划》的发布,将加快杜仲良种基地建设,全面提升杜仲良种化水平。

据了解,传统珍贵药用树种杜仲,通过良种选育和果园化栽培模式,每公顷杜仲生产橡胶产量可达400~600千克。此外,杜仲的皮、叶、花、果还富含活性物质,具有很高的食用和药用价值,围绕杜仲橡胶、医药保健、饲料食品、生态建设四大主导产业。

中国林科院经济林研究开发中心开展杜仲长期育种工程研究30余年,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杜仲基因库;构建了不同用途的杜仲种质资源评价技术体系;建立了200多个杜仲无性系组成的育种群体,审定杜仲良种17个,其中10个国审杜仲良种全部由中心主持选育;首次在木本植物全基因组测序中科学地结合第二代和第三代测序技术,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天然橡胶植物和第一个木本药用植物基因组精细图杜仲全基因组精细图绘制,攻克了杜仲基因组高杂合、高重复序列组装技术瓶颈。研究成果对突破高产杜仲橡胶和现代中药育种技术、科学指导杜仲橡胶资源培育与高效利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里程碑意义。但是,目前生产上应用的杜仲良种不足10个,且良种使用率低,这与杜仲产业快速发展形成极大反差。

作为我国乡土树种,杜仲树姿好,干形笔直,树冠浓密,寿命长、生长快、材质好,在广东韶关以北、吉林通化以南的27个省均可栽培,也是理想的生态建设和城乡绿化树种,在我国生态建设和城镇化建设中具有较好的应用前景。

杜仲产业发展,要坚持良种壮苗先行,持续选育具有良好产业化前景的杜仲良种,并有序开展杜仲良种规模化繁育与推广,这对全面提升杜仲生产水平、实现杜仲产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杜仲橡胶资源的战略价值,已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世界最大的轮胎企业美国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准备从我国大量进口杜仲橡胶用于改善产品性能,提高市场份额和竞争力;日本经济产业省新能源产业部已瞄准我国杜仲橡胶资源,并在河南灵宝和陕西杨凌等地建立了杜仲橡胶生产基地。

《规划》的发布,将加快杜仲高效栽培模式与技术推广,快速提高杜仲生产水平和综合效益。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杜仲项目国情调研组组长李景源研究员认为,杜仲橡胶是我国急需的重要战略物资,我们的汽车工业现在主要依赖于三叶橡胶,杜仲橡胶分子结构的独特性提升了它的战略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