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关键时间节点,默克尔再次来华的深意

德国经济部网站3月20日报道,2019年3月18日,德国经济部部长阿尔特迈尔和波兰企业与技术部部长艾米莱维奇共同出席德国-波兰经济论坛,双方共同发布了题为欧洲产业政策-为欧洲经济增添强劲动力和竞争力的建议声明,包括以下五点主旨内容。

图片 1

1.加大对关键工业领域的创新及研发投入;
2.定义共同的欧洲产业战略目标,包括并不限于:数字化转型、移动技术、生物经济、绿色经济、可持续的资源供给、低碳经济、保障充足的人力资源;
3.强化关键技术,包括:电池生产、数字化和人工智能、氢技术、生物经济和生命科学;
4.有针对性的完善欧盟及成员国的相关法律规定,包括:进一步深化欧盟单一市场、减少碳排放、修改关于竞争和国家补贴的条款;
5.捍卫多边主义、强调市场开放、推动欧盟贸易政策,同时推进与贸易伙伴国,包括美国在内的双边贸易协定进程。
2018德国与波兰的双边贸易额达1184亿欧元,德国是波兰第一大贸易伙伴,波兰是德国第七大贸易伙伴。

记得还在德国念书时,一位德国老人对岛叔说:你看,我们德国制造的厨具技艺精良,配得上“德国制造”的称号,那些廉价的中国商品大量涌入,把我们产品的市场都挤压了。

德国人的自豪与耿直就像“德国制造”一样,刻画在大家的心里。当时岛叔没说出口,但心里想:如果没有这些中国制造的厨具,大量德国人可能就无法保证正常吃饭了。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那些德国制造的高端厨具,连普通德国人都觉得贵得不想买。

德国人明白着呢,在这个时代,必须和中国一起,融入到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中,才能实现共赢。

这不,已经访华11次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又来了。

今天默克尔在武汉,参观了武汉长江大桥

定调

2005年末,默克尔上任伊始,德国的外交理念和现在不同,那时候西方世界流行“价值观外交”。

当时德国政府在《亚洲-德国和欧洲的战略挑战和机遇》的文件中这么写到:“与日益自信的亚洲打交道的正确方法是坚持我们的价值观和理念”。

直到2013年默克尔进入第三个任期后,默克尔政府开始反思外交政策,变为强调价值观与现实利益并重。

从此,中德关系变得更加务实,进入较为平稳的发展周期。2014年3月,习近平访徳期间,中德双方共同发表了《关于建立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去年3月,在默克尔进入第四个任期后,中德关系的杂声却在德国国内响起

德国内部对华态度存在不同观点,有人追随美国,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要遏制和防范中国;有的认为中国是一种机遇,要积极接触中国。

随着中国在欧洲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两种不同的声音越来越激烈碰撞,德国面临的多重内外部压力也越来越大。

这两天,默克尔第15次访华,与中国领导人见面,还率领一个庞大的商贸团,终于给国内的纷争定了调:德国希望与中国进行战略沟通,在肯定存在竞争的基础上,将努力使合作与共赢成为中德关系的主基调

2014年7月,默克尔在成都映象餐厅学习川菜宫保鸡丁的做法

压力

德国如今面临着哪些内外部压力?

最基本的,是德国经济的疲软。近几年来,全球经济不景气,美国还搅起各种贸易争端,受此影响,德国政府预计今年GDP增长率将下降至0.5%。要知道,2018年这数据还是1.4%

更何况,作为欧洲经济引擎的德国经济增速下降趋势,会蔓延到整个欧洲。在经历了十年的经济停滞后,低通胀、低利率和低增长已成为欧洲经济的新常态。

经济复苏难启可能产生连锁反应,最直观的是高企的年轻人失业率,尽管2018年情况已有改善,但欧盟青年失业率仍高达15.2%。同时,城乡差距和成员国间差距日益扩大,加剧民众的被剥夺感,这导致了欧盟内部沉渣泛起,民粹主义势力抬头。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德国。民粹主义政党的强势、主流政党的式微、执政党基民盟内部的分歧、默克尔在2021年结束总理任期等,未来都可能使德国内政陷入一种碎片化状态,继而导致欧洲陷入领导力真空。

在内部掣肘的背景下,默克尔访华是重塑德国内部信心和凝聚共识的机会,既可以缓解内部压力,也可以争取外部空间。

说到外部空间,大家也都知道德国的外部压力来自哪里。美国重返中东欧并未带来跨大西洋关系的好转,反而强化了欧盟内部的分裂。

美国在欧盟内部安插的重要棋子就是波兰。还记得上周“美国与波兰签署5G声明,要求排除不安全供应商”的新闻吗?如今,波兰与美国关系特殊化,已代替英国成为美国制衡德国领导权的主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