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后1932年美国反抗搏斗入伍老兵抗议事情

1932年美国镇压退伍老兵抗议事件

美国总统胡佛

1924年,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们每人有一笔退役金,大约平均每人1000美元。但议员们因考虑到预算成本,规定荣民奖金券要到1945年才能兑换。但在1930年代初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使这些退伍老兵生活极为困苦,许多人一文不名、家庭破落、生活毫无保障。

美国总统的言辞可以听,美国政府的历史更值得晒!看看美国式承诺与感恩是怎样的?

为了改变这一状况,他们要求提前领取退役金,前陆军士官wALteRwAteRS便号召各地老兵集合起来,并发起了一场向华盛顿进军的请愿运动。

1932年5月21日晚,时任华盛顿警察局局长格拉斯福特正驱车经过新泽西向南开去。突然,车灯照出一片人影,后来他把当时的场景形容为

1932年5月29号,大约有两万名退伍老兵及其老婆孩子陆续到达华盛顿,聚集在国会大厦附近。他们用捡来的旧木板搭成简易帐篷作为栖身之地,并以当时的总统的名字命名为胡佛村。退伍老兵们在这种难民营的村落里发愁地等待着,盼望美国政府能大发慈悲,满足他们为维持自己的基本生活而提出的要求。

“一群七十多或一百个衣衫褴褛的男男女女正在游行,他们情绪高昂地边走边唱,不时向从旁经过的车辆挥手。”

自1932年5月起,大约2万5千多人身无分文,携家带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退伍军人聚集在首都华盛顿,他们在等待、在请求政府的救济。大约每人500美圆的退伍军人补偿金是1924年规定要发的,但须等到1945年才能兑现。可是1929年以来的经济危机使他们饿得等不到1945年了,如果等到1945年,怕只能给他们的墓碑发补偿了。

只见一个男子扛着一面美国国旗,另一个男子则高举一面写着“退伍补偿金或工作”的旗帜。

胡佛总统决心镇压这场老兵们的不满运动,7月底,美国军队行动了,骑兵成为镇压的主力,配合着机关枪,毒气弹,和坦克部队,向着手无寸铁的退伍老兵们发起了冲锋。战斗就在美国国会旁边进行,当退伍军人败退时,陆军参谋长命令部队,将收容退伍军人的难民营点上了一把火,50英尺高的火焰照得华盛顿的夜空通红。

格拉斯福特把车开过去停下,想和他们搭话。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在游行者的手推车上安睡的小女孩,她依偎在全家的衣服堆里,与四周的嘈杂不堪形成鲜明对照。此时,他想不到,以后历史将其称之为“酬恤金进军事件”。

在这场战斗中,有一个只有7岁叫尤金的孩子,想从房子里救出自己的宠物兔子,可是一个步兵一刺刀戳穿了他的小腿!滚开,你这个狗崽子!他们这样呵斥老军人的儿子。有两个婴儿死于毒气弹,人们给其中的一个婴儿拟了一条墓志铭:伯纳德迈尔斯长眠于此。他只活了3个月,是胡佛总统下令毒死的!

这些示威者是退伍军人和他们家属的代表,到华盛顿去要他们的退伍补偿金,这笔补偿金是八年前,即1924年许诺给这些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士的。

当退伍军人们在军队的包围射击砍杀下挣扎的时候,当退伍军人们在漫天的大火中哀求逃生的时候,华盛顿的许多富人和精英们驾着游艇,来到安纳斯夏河岸旁,饶有兴趣地欣赏起这百年不遇的场面。

事情还要从第一次大战结束后的第6年说起,那时面对美国一战老兵的赔偿要求,柯立芝总统坚决反对,声称“能够买卖的爱国主义不是爱国主义”。(意思就是可以为美国捐躯,不能要美国为一战老兵买单)

晚上11点15分,陆军骑兵团巴顿少校率领骑兵,对退伍军人发起最后的总攻。老兵约瑟夫丁安吉利诺这时遇到了他的一位老朋友,在1918年法国阿尔贡森林战役中,约瑟夫丁安吉利以救护战友有功,荣获殊勋十字奖章,而被他救出的战友巴顿少校,现在正率领骑兵们用马刀向他和老兵们砍过来。

但是美国国会很够顽强,不顾柯立芝总统的否决,还是通过了一项补偿法,规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国内服役者每天补偿1美元,在海外服役者每天补偿1.25美元。其中50美元当时就支付,余下的美元到1945年凭证兑付。

6月17日,支付退休金的议案被美国国会无情地否决了。老兵们在失望之余,又向胡佛总统呼吁,恳求他接见他们的代表团。可是胡佛总统以公务太忙拒绝了。随后首都便发生了一系列骚乱,有三个警察被打死。在当时陷入政治、经济双重困境的胡佛政府看来,这些退役金请愿者是在国会所在地向政府发起进攻是布尔什维克主义的威胁。

来自德克萨斯的议员怀特·波特曼由于本人是退伍兵,当时提出了立即兑现退伍补偿金的提案,但这一议案在1924年连付诸表决的机会都没有。

美陆军参谋长麦克阿瑟向胡佛总统报告称这次运动的意义和危险性,实际上远远超过想从濒于枯竭的国库索取金钱的作为红色组织者渗入了退伍军人组织,并立即从那些不了解情况的领导人手中接过了指挥权。麦克阿瑟要求全国各地的高级军官向他提供与退役金请愿者一起进军华盛顿的、已知的共产党人的名单;答复来了,结果没有一个人知道。

大萧条来临后,有越来越多美国一战老兵开始把退伍补偿金当作救命钱,希望胡佛政府早日兑现。

尽管缺乏证据,胡佛政府仍决定用暴力把聚集在财政部楼房里的1100名左右的退伍军人赶走。7月27日,政府命令华盛顿警察局长把他们驱逐出去。第二天,7月28日,正规军又接连采取行动,他们开赴首都的中央大街宾夕法尼亚街,阻挡示威游行的人们。正规军向饥饿的、衣衫褴楼的、手无寸铁的老战士开枪,这是美军史上的奇耻大辱。两名老战士被打死,40多名受伤,另有一人终告不治而亡。

《华盛顿星报》报道说:“一百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失业老兵将在明天早晨乘货运列车从费城前往华盛顿”,来自波特兰大、俄勒冈和中西部的其他退伍兵也都将在那儿汇合。

美国军警对退伍军人的残酷的镇压,受到国内舆论的强烈谴责。但没听说有最高当局和军方下令追查媒体失控和制造谣言的事情。相反,电影院里只要一提陆军或者麦克阿瑟将军,观众就是一片嘘声。纽约州长罗斯福当时正问鼎白宫。看了报纸之后,他拍案叫道:这回我肯定能胜过他!

这些美国一战老兵自发组织了“退伍补偿金大军”,他们把这笔要推迟支付的补偿金戏称为“墓碑补偿金”,他们说因为到政府支付这笔补偿金的时候,其中许多人早就死了。

三个月后,罗期福胜选,由州长变成总统。刽子手胡佛则黯然神伤地让出白宫。新闻界评论镇压退伍金进军事件是给胡佛的致命一击,彻底封死了他的连任路。

第一支“退伍补偿金大军”在5月23日到达,随后的两个月中,到达的人数估计超过25000人,不少人携妻带子,要求得到他们认为自己应得的东西。

1933年3月讨奖大军又陆续返回华盛顿,示威游行又开始了。到了5月份,已有3千人住在帐篷里。罗期福总统刚推行新政,他下令陆军将功补过,在华盛顿外围的一处旧军营里设立住所,让老兵住进去。第一夫人亲自前往营地视察,还和老兵们问寒嘘暖,共唱圣歌。

这支“退伍补偿金大军”将影响到一些不久就在世界舞台上起重要作用的大人物——这些人物包括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乔治·巴顿,杜威·艾森豪威尔和爱德加·胡佛。

1934年,Patman议员再度提出法案,要给那些老兵兑现战争奖金。罗斯福的亲信、参院元老哈里.杜鲁门也大声疾呼要给老兵钱。法案终于通过,到6月份,一战老兵就拿到了第一笔战争奖金。1941年,美国投入二战。国会很快通过《士兵权利法案》:当兵打仗,退役之后,上学和找工作都有优惠,罗斯福总统立即签署了这项法案。

这时,国会开始讨论是否立即兑付退伍补偿金的问题。

1932年美陆军镇压退伍金进军至始至终只死了三个人,而当场被打死的只有两个人,况且当时还没有催泪弹、橡皮弹这类东西,虽只死了三个人,这次血腥镇压却成为美军公开承认的永久耻辱,事后没有一个美军军官敢理直气壮地宣布现场没死一个人。美国有关当局也没有规定不准再报道此事,更没有跟踪迫害死者家属以及报道此事的新闻从业人员,相反,镇压的决策者胡佛总统在年底的总统大选中以惨败收场,黯然下台。

1932年6月13日,波特曼议员立即支付现金的提案获准交付表决。

新上任的罗斯福总统立即拨乱反正,在镇压后不到十五年的时间内就不仅彻底解决了老兵的退休金问题,还直接导致国会通过《士兵权利法案》,从此美军士兵复员后上学、工作甚至养老都有了充分保障。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立即兑付退伍补偿金需要支付24亿美元。

6月14日,国会就此提案展开激烈辩论。

如果立即兑付,这对美国经济的复苏绝对是利好,但是美国联邦政府不愿意支付。国会就此提案展开激烈辩论,忠于胡佛总统的共和党议员从平衡财政的角度考虑,强烈反对这一提案。

但支持这一提案的爱德华·艾思力克众议员在发言为其辩护时心脏病突然发作,当场身亡。

数以千计的美国一战退伍军人排成长长的队伍,参加了爱德华·艾思力克的葬礼。

不久众议院以211票赞成176票反对通过了这个提案。

6月17日,参议院开始对这一提案进行表决当天,有8千多退伍军人聚集在国会大厦前面,另有1万多人则分布在安那科斯蒂亚河对岸,河上的木头吊桥早就被警察吊起,以防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