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土地银行是破解三农问题的必由之路

为鼓励土地流转、规模经营,公主岭市设立了现代农业引导基金,对规范流转土地、实行连片经营旱田3000亩以上、水田2000亩以上。全程机械化作业的给予重点扶持,一次性扶持新型经营主体30万元,给予整村流转的村集体10万元经费补助。

破题产业融合

公主岭农商行与湖南土流信息有限公司及公主岭市农村经济管理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三方共建公主岭市农地产权交易中心与土地金融交易中心。农地金融交易中心是由政府主导、服务“三农”的非盈利性机构,公主岭农商行为该中心在资金结算、贷款融资等方面提供金融服务。目前,土流网提供技术支持的公主岭市农村产权交易中心平台已正式上线运营,集新闻资讯、政策法规、抵押融资、交易竞拍、项目管理、合同档案管理、纠纷调处、项目公告、交易规则、服务中心等功能板块于一体。

近年来,公主岭市积极推进土地流转工作,创新模式规模经营,在促进现代农业发展上发挥了积极作用,取得了可喜成果。

建立现代农业产业体系

相比其他两地的土地银行,公主岭市在在政府监管引导和市场化运营的两条主流路径中独辟蹊径,在民营资本和涉农公益性服务中寻求平衡支点,创新性地采用“政企合作”模式将发展已达7年之久的土地流转综合服务平台土流网引入,将政府的公信力和土流网先进的互联网+土地流转模式和专业的技术进行嫁接,为全面破解“三农”问题做出了大胆创新。

公主岭市还探索推广土地银行模式。农民自愿将土地承包经营权存入土地银行,收取存入“利息”,土地银行再将土地划块后贷给愿意种植的农户,收取贷出“利息”,种植农户则按照“土地银行”要求进行种植,实现了土地的规模化、集体化、集约化经营,促进了农民集中居住后生产方式的转变,土地银行赚取差额利息用于自身发展和建立风险资金等。土地银行以范家屯镇平洋村为试点,利用土地增减挂钩政策,在范家屯镇建农村新型社区,537户农民整体迁入农村新型社区,原有1335亩宅基地扣除建农村新型社区用地外,连同8070亩农民承包地,全部流转给土地银行,由其下属的农业开发公司统一集约经营。今年试点范围扩大到范家屯镇的香山、孟家等8个村,涉及土地2.4万亩。

实实在在的变化,让农民逐渐信服了“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的说法。

湖南省宁乡县成桥镇鹊山村“土地银行+专业合作社+职业农民+服务企业”的“鹊山模式”,把农民的零散田块整合起来,类似于银行的“零存整取”,对全村土地进行整体流转,仅用两年时间就解决了前些年村里普遍存在的土地抛荒问题。村里成立土地合作社,将全村4205亩耕地“化零为整”全部纳入其中;土地合作社将土地整体租给由村民自发入股成立的粮食专业合作社,粮食专业合作社再将土地按50-100亩的规模划分为若干生产片区,采取竞价方式交给种地能人耕种,并向其提供农机、农资、仓储、烘干等有偿服务。

引入恒昌集团、科丰种业、中化、大北农等现代农业集团进入公主岭。其中恒昌集团以恒昌农业机械化合作社为载体,采取“企业+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方式,流转土地800余公顷,构建了占地827公顷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并全部实现机械化,每公顷土地节省成本30%、增产粮食2000公斤、科技贡献率达到90%,为推进农业现代化积累了经验。据了解,引入的几家农业企业都将采取“农业集团+合作社”的模式流转土地,建设现代农业示范基地,工商资本流转土地将达到18万亩。

新型的现代农业,不仅生产农产品,而且提供旅游、餐饮、住宿等相关服务,提供经过加工的各类自产农产品。这种新型业态已突破农业作为第一产业的传统局限,实现了一、二、三产业融合,被称为“六次产业”。范家屯发展“六次产业”颇有心得,成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的新兴一枝。

成都模式——村民自治、政府扶持、市场运作、合作经营

进入另外一个温室大棚,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棵棵光秃秃的苹果树。这里同样大有文章。“这是新苹红柱状苹果,公司引进苗木后,经过技术处理,成了景观树,一棵树增值1000多元。到今年9月,树上会结出超大苹果,一个一斤多,一棵树能结8个,这样一个棚能产1万斤超大苹果。处理技术是我们自己研发的,已经申报专利了。”徐丽辉说,“要是有人‘相中’哪棵买走了,我们就再补种一棵,卖不出去就摘果。”

成都作为第一个吃螃蟹成立土地银行的地区,遵循村民自治、政府扶持、市场运作、合作经营的运行方式,既保证了土地的适当集中和规模经营,实现了土地效益的最大化,又从根本上保护了农民利益,达到了各方“共赢”的目的,同时也为后来者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一家一户“散打独斗”的传统农耕方式,让农民与现代生产体系渐行渐远。城镇化,给“改变”提供了一次机会。

鹊山模式——土地银行、专业合作社、职业农民、服务企业

农民看到了“甜头”,就都愿意将土地流转出去,破解了“不放心流转“的问题。平洋村除300多公顷土地由公主岭市恒昌农业发展公司集约经营外,其余的土地今年将全部实现流转。

如今,“鹊山模式”早已走出鹊山,全国各地来鹊山村参观学习的团队络绎不绝。宁乡在全县24个乡镇的40个行政村推广这一模式,长沙在全市进行推广,目前已有136个行政村成功复制“鹊山模式”。此种模式成功解决了农村“有田无人种、有人无田种”的矛盾,不想种粮的人可安心到外面赚钱,想种粮的大户优先成规模种植。农民可拿租金,还能享受土地合作社的二次分红。如果愿意种地,还有一笔劳动工资收入。

推进全域农业现代化,典型的农业镇——公主岭市范家屯镇,从三方面破题、三方面立新,用“金刚钻”去揽“瓷器活儿”,一路势如破竹。

成都土地银行具体运作模式是指政府出面组织,在农户自愿的基础上,把某一区域农民的承包地使用权、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以及“拆院并院”之后的农民宅基地使用权分类整合或适度改造,在维持基本农业用途不变的前提下,“贷”给其他有土地需求的农业企业或种养大户,土地需求者向土地银行支付土地的储存价值、整理开发价值及两者之和的同期贷款利息,土地银行再把储存价值兑现给农户。

除了这些,种植园还经营葡萄、黑枸杞、美国红提、花卉等,都受到市场追捧。

公主岭模式——政企合作、三方共建、互联网+、服务三农

与之相对应的是,范家屯引导农民将土地存入“土地银行”,换取“长期股份”;再以股份的形式,将土地经营权流转到各村的农工商公司;由农工商公司汇集经营权,作为“他项权益”抵押给“集团”。银行现阶段还是不能接受农民的土地经营权作为“他项权益”抵押,范家屯解决的办法,是用担保公司作担保,和银行对等贷款。

2008年12月,成都彭州市首家农业资源经营合作社——磁峰镇皇城农业资源经营专业合作社正式挂牌营运,这是成都在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的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组建的从事土地权属存贷经营业务的村级集体经济组织。

正说着,涌进来一群长春来的游客。“这就是摘草莓的地方,快进来!”顿时,大棚里热闹起来,游客们都在低头寻找又红又大的草莓。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蹲下来,一把抓住草莓茎,使劲儿拽,她的姐姐立即抱住了她:“不能这样,把草莓秧扯断了,就不再结草莓了,你就没有甜甜的草莓吃了。要这样……”姐姐一边说一边轻轻地从蒂部掐掉草莓。小女孩也学着姐姐的样子摘下她的第一个草莓。

相关政策的不断出台,土地流转速度和规模都不断加大,对土地流转模式的探索变得尤为重要和迫切,本文将详细介绍目前常见的土地银行及土地流转的几种模式,并对其特点进行分析,以帮助大众更好地理解土地银行机土地流转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意义。

中心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农业物联网技术应用服务也在不断推广,已在3个蔬菜棚室产业园区进行了示范。对于棚室而言,高温高湿产生病害,低温高湿也产生病害。通过物联网传感器的技术监测,可准确及时地掌控棚室生产的五项重点环境指标,包括空气温湿度、土壤温湿度、光照强度等,保证作物在标准的环境下生长。

2016年8月19日,公主岭市农地金融交易中心暨范家屯镇孟家农民土地股份专业合作社成立揭牌仪式在公主岭农商行范家屯支行举行,标志着公主岭市“土地银行”建设进入实质性阶段。

孟家村目前有各类农机58台套,固定资产原值将近700万元,覆盖耕地、播种、植保、收割等各个环节,基本实现全程机械化作业。王成笑着说:“全村600多公顷土地,今年差不多都能流转过来,那样就更带劲儿了,就再也看不到扛着锄头、搭着毛巾,边干活边擦汗的情景了。”

土地银行,顾名思义就是和土地打交道的金融机构,在这里,存进来和贷出去的目标物都是土地。土地银行通过“零存整贷”的方式将农户手中分散闲置的土地集中起来后再流转给农业种植大户,能有效加快农地流转,推动农业产业化和规模化形成,是破解“三农”问题的必由之路。

破题土地银行

赵龙举话锋一转:“通过不断思索、不断实践,我们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通过城镇化,把农民从土地里解放出来,进行大规模的土地流转,就能实现机械化作业,建立现代生产体系;由村集体经营土地,实现规模经营,让农民安心;通过成立土地银行,破解经营土地过程中资金问题,建立现代经营体系;通过产业融合发展,建立现代产业体系。”

破题产业融合,范家屯正发挥农村的独特优势,深度挖掘农业的多种功能,培育壮大农村新产业新业态,让农村成为大有可为的广阔天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