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古罗马法律体系是大陆法律体系之源?

在考古学家们的眼中,国家是个政治学的范畴,文明则是文化学的概念,但是习惯了使用二重证据的历史学家总喜欢援引考古学的文明标志论述国家的起源。

对于文明出现的判定标准,主要是城市的出现,文字的产生,国家制度的建立,其中最重要的前提条件是城市的出现,可以说城市是文明的标志,现在一般认为,最早的文明大概是在公元前3500年左右美索不达米的苏美尔人那里出现的。

而对于国家出现的判定标准,我很赞成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中心的王震中研究员提出的观点,一是阶级的存在;二是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公共权力的设立,阶级或阶层的出现是国家这一管理机构得以建立的社会基础,凌驾于全社会之上的公共权力的设立则是国家的社会职能,是国家机器的本质特征。

也就是说,依照我们前面所说的标准,这上最早的、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应该是公元前509年建立的罗马共和国和公元前27年建立的罗马帝国。

本文我们要探讨的就是作为罗马共和国和罗马帝国国家的社会职能的国家机器的本质特征凌驾于全社会之上的公共权力的重要标志法律的源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