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降齐动,货币政策步调几何

货币政策的适时调整为下半年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奠定了流动性基础——双降齐动,货币政策步调几何

27日,中国央行罕见在同一日内宣布定向降准并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此举被视为中国官方巩固前期宏观调控成果的最新举措,亦为稳增长和调结构提供新一轮政策保障。

北京6月28日 –
中国央行周六宣布降息和定向降准之后,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表示,从短期看,此次政策调整致力于稳增长,为下半年经济金融在合理区间运行奠定了流动性基础。

央行自6月28日起有针对性地对金融机构实施定向降准,同时降息0.25个百分点。定向降准加上普降利率传递出哪些政策信号?将如何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又会给百姓生活带来哪些变化?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这次政策的亮点是,过去央行降息、降准一般交替使用,而此次同时发力,可以更好地‘量价齐动’,增强货币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陆磊在邮件中对表示,此次货币政策调整,数量型工具与价格型工具同步运用,总量性政策与结构性政策并举,预调与微调兼顾。

量价齐动为稳增长护航

“量”,指的是央行通过定向降准,鼓励金融机构资金增量引向“三农”、小微企业,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姚余栋表示,定向降准重在调结构,“补经济中的短板”,也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更舒适的资金环境。

他表示,从经济运行看,2015年5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1.4%,工业增加值增长6.1%,出口增长-2.8%,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但稳增长压力依然较大,从前瞻性角度出发,有必要进一步实施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稳定增长。从物价看,2015年5月CPI增长1.23%,PPI仍然处于-4.61%的历史性低位水平,为货币政策调整提供了调节空间。因此,此次0.5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和0.25个百分点的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符合经济运行和物价稳定的基本要求。

当前我国经济正处在新旧产业和发展动能转换的接续关键期,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等艰巨任务,迫切需要继续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通过结构调整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并着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认为,4月末存款准备金率下调1个百分点后,银行体系备付金水平一度达到历史高位,预计6月末银行体系超额备付金水平仍将保持在3万亿元人民币左右。“银行体系流动性总体上较为充裕,因此央行选择定向降准、而不是普遍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来提供流动性。”

陆磊强调,2015年下半年是宏观经济企稳和结构调整的关键性历史时期,是“十二五”收官和“十三五”开局的承上启下关键性时刻,有必要为国民经济转方式、调结构、去杠杆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在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看来,此次政策调整有两大突出特点。一是数量型工具与价格型工具同步运用,降准与降息同时启动,改变了以往交替运用数量型工具和价格型工具的操作方式,体现了对宏观经济运行和金融稳定的充分权衡。二是总量性政策与结构性政策并举。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意味着总量性宏观调控,而定向降准则专门面向为“三农”和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金融机构,针对国民经济发展的薄弱环节,致力于结构优化。

“价”,则是指央行通过最近八个月内四度降息,全力推动社会融资成本下行,支持实体经济。

“从短期看,此次政策调整致力于稳增长。货币政策作为逆周期宏观调控手段,应对2015年上半年经济波动和金融体系流动性变化作出预调和微调是必要的,为下半年经济金融在合理区间运行奠定了流动性基础。”陆磊称。

“此次降息、降准同时发力,可以更好地‘量价齐动’,增强货币政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表示。

这一效果已有显现。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陆磊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存贷款基准利率降低为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进一步下行,稳定企业和居民投资与消费预期提供了政策支持。2015年5月,金融机构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16%,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91个百分点,创201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考虑到通货膨胀率持续下行因素,仍然有必要实施利率下调。定向实施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为社会金融资源更多更好地进入“三农”和小微企业提供了正向激励。

从长期看,他认为此次政策调整有利于促改革。存贷款基准利率持续下行和定向降准有利于为“十三五”时期金融改革提供更为充分的政策空间。

目前我国经济稳增长压力依然较大,有必要进一步实施松紧适度的货币政策以支持经济稳定增长。“此次降准降息主要为进一步促进融资增长,引导融资利率下行,促进经济平稳增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

黄益平表示,现在大家看到了一些经济触底反弹的迹象,但是还有一些经济指标比较疲软,此次定向降准和降息,发出了维持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帮助稳增长的政策信号,为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营造良好货币金融环境。

他指出,存贷款基准利率降低为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进一步下行,稳定企业和居民投资与消费预期提供了政策支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增长的前期成果是显着的,但仍然需要货币政策有效引导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稳步增长和结构调整作进一步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