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4

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始末:行动前用汉文写诗明志

孙中山题词称其“功盖三韩名万国”,章太炎更是称其“亚洲第一义侠”……

图片 1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
被称为日本宪政之父的内阁元老伊藤博文,其东亚政策的核心放在朝鲜上。伊藤博文为了日本的利益,坚决反对日朝合并,最终偏偏死在朝鲜独立运动者安重根的枪口之下。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
1897年朝鲜王朝改国号为“大韩帝国”。1905年日本强迫“大韩帝国”签订《日韩保护条约》,在汉城设立“统监府”,前首相伊藤博文首任“统监”。
1909年,日本政府利用日俄战争中获胜的有利形势,派伊藤博文到哈尔滨,与俄国财政大臣可可夫切夫商谈有关吞并朝鲜半岛、进一步干涉中国内政、划分日俄在中国东北的势力范围等事宜。安重根决心利用这次机会击毙伊藤博文,向世界揭露日本的侵略野心。
之前,安重根曾多次与“断指同盟会”的成员讨论刺杀伊藤,甚至想去东京,可一是经费缺乏,二是成功率太低。这次伊藤来哈尔滨真是天赐良机!
安重根觉得杀伊藤博文不是小事,必须有人员和费用。于是,他找到好友禹德淳,密商去哈尔滨举事之计。禹德淳本是经商的,十分反对伊藤在朝鲜的所作所为,便同意同去。
1909年10月21日,安、禹二人登上去哈尔滨的邮政列车。列车运行途中,乘务员对旅客介绍说,列车在前方的绥芬河车站停留1小时9分钟。安重根突然想起了在绥芬河火车站边上行医的刘敬辑。列车一到绥芬河,他们便走出车站,来到刘氏诊所。安谎称去接从朝鲜来的家属,因不懂俄语,求刘给找个翻译。刘敬辑说他儿子刘东夏俄语好,正巧要去哈尔滨买药,就一同走吧。
22日21时15分,安重根、禹德淳、刘东夏乘列车到达哈尔滨。在埠头区列斯亚那街28号的金成白家住下。拥有俄国国籍的金成白是建筑承包商,也是哈尔滨“朝鲜民会”的会长。
安重根推算,伊藤25日下午从宽成子站出发前往哈尔滨,整个旅程要10小时40分,伊藤到哈尔滨应该是26日上午9时以后。
10月24日一早,安重根和禹德淳从金成白家出来,商讨计划。他们认为在宽城子下手比较有把握。宽城子与哈尔滨之间有个叫蔡家沟的小站,两边的列车须在此相会停车,于是决定在蔡家沟行动。他们请会俄语的曹道先同去,又让刘东夏留在哈尔滨打听伊藤到达的确切日期、时间,往蔡家沟拍电报。
安重根、禹德淳、曹道先于24日上午9时登上开往宽城子的列车,12时左右到达蔡家沟。这是个小站,车站的候车室和办公室合用,房下的半地下室是俄国人开的小卖店,安重根三人便在小卖店吃住。安顿已毕,安重根让曹道先用俄文写下电文:“到达蔡家沟,有事请通知。”给车站的俄国电报员发往哈尔滨金成白家。然后曹又问俄国事务员车次情况,回答说每天列车往返3次,今晚接伊藤的专列从哈尔滨出发,经过这里去宽城子,将于26日上午6时经此回哈尔滨。傍晚,在哈尔滨金成白家的刘东夏回电了:“明天到。”再晚些时候,接伊藤的专列经过蔡家沟驶向宽城子。安重根发现,刘东夏的消息有误,26日早6时,专列在此经过,即使有人下车,当时天还不太亮,很难辨别哪个是伊藤,此外这里的巡警和宪兵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10月25日一早,安重根便同禹德淳研究对策:在蔡家沟和哈尔滨两地行刺,禹留在原地见机行事。安则于中午12时乘火车返回哈尔滨,再次住进金成白家。
当晚,蔡家沟车站来了不少俄国宪兵、巡警,重点监视小卖店,店门被上了锁,禹德淳和曹道先被困在半地下室内。10月26日早6时,载着伊藤的专车鸣笛驶过了蔡家沟站,禹、曹二人只能听着列车呼啸而过的声音,直至被捕。
日俄的两位要人这时已到了中国。俄罗斯财政大臣可可夫切夫一行于10月13日当地时间11时30分,在莫斯科乘坐直达哈尔滨的专列,于10月24日早8时30分到达哈尔滨。10月25日,他在局长霍尔瓦特的陪同下,视察了东清铁路管理总局。
伊藤博文临行前对外说去中国旅行观光。10月14日下午5时20分,他从日本大矶车站乘上开往下关的列车,16日在大阪乘铁岭丸商船从百舌鸟港出发,18日到达中国大连。10月25日,伊藤到达宽城子,晚11时,他登上了俄国为他特备的专列。1909年10月26日一大早,安重根检查了勃朗宁手枪,将8发弹头刻有十字的子弹上了膛。安重根换上了旧西服外套,戴上运动帽,把手枪放在右兜。
上午7时,安重根坐马车来到哈尔滨站,俄国官兵忙着做欢迎准备,同时也加强了警备。戒备虽严,可安重根还是随着日本的欢迎队伍进入了候车室,这是因为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川上俊彦告诉俄方,只对欧洲人、中国人查看通行证,日本人则一律放行。在俄国人眼里,安重根外貌装束与日本人无异。在候车室里有个小卖店,安重根就坐在那里等待。
9时整,俄国专列驶入站台。可可夫切夫登上列车,与伊藤博文见礼、寒暄,20分钟后,可可夫切夫对伊藤说:“稍后有宴席款待公爵。如蒙阁下能检阅我的仪仗队,我将十分荣幸。”伊藤博文说:“能在哈尔滨一睹贵国军队的威仪,非常高兴。”
这时日本侨民舞动太阳旗大喊“欢迎”,俄国军乐队奏响了乐曲,伊藤已走下车来,在众人陪同下开始检阅。
9时30分,伊藤博文走到俄国仪仗队前,距安重根10步左右时,安重根穿过俄国军人空隙,冲过仪仗队,相距伊藤博文五步左右,拔出手枪对准伊藤博文连发三枪。三发子弹命中伊藤博文的胸部、腹部,伊藤博文扑倒在地。20分钟后,伊藤博文命绝。
随后,他又射伤日本驻哈总领事川上俊彦、满铁理事田中清次郎和秘书官森泰二郎三人。
场面顿时大乱,俄国宪兵冲了过来,安重根抛掉手枪,用俄语高呼三声:“高丽亚乌拉!”然后从容被捕。
中午11时40分,俄国专列载着伊藤的尸体驶向大连。安重根则被带到火车站内的俄国宪兵派出所,简单审讯后,日方便来要人。晚上9时许,安重根被移交到秦家岗义州街27号(今哈尔滨南岗区花园街97号)的日本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关在地下室里。俄当局下令逮捕哈尔滨周围所有可疑的朝鲜人。安重根刺死伊藤的2个小时后,禹德淳、曹道先在蔡家沟车站被捕。
11月1日,安重根等9名涉案者被押送至旅顺监狱,3日到达旅顺。
日本外务省于12月2日下达了将“安重根处以极刑”的密令,并把旅顺高等法院院长平石召回东京,命令他保证执行。
安重根在最后的遗言中曾说:“我死之后,希望把我的遗骨埋在哈尔滨公园旁,等我们恢复主权后返葬到故国。当大韩独立的消息传到天国时,我一定会欢呼,高唱万岁。”
在1910年2月7日到14日期间,共进行了六次庭审。法院当局背弃允约,拒绝俄国律师米哈伊洛夫、英国律师道格拉斯及“大韩帝国”律师安秉瓒等出庭辩护,只允许日本官方选定的日本律师“辩护”。
安重根在法庭上阐述了义举的正当理由和目的,揭露了伊藤博文侵略朝鲜半岛,破坏东亚和平的15条罪状。安重根在公判庭上陈述:“我杀伊藤博文是韩国独立战争的一部分,而我站在日本法庭,是因为战争中失败当俘虏所致,我不是以个人资格干此事的,而是以韩国义兵参谋中将的身份,为祖国的独立和东洋的和平而做的。所以,我应当根据万国公法来处理。”
1910年3月26日上午10时,在旅顺监狱处刑室,安重根被处以绞刑。安重根就义后,安重根的两个弟弟要求日本政府引渡安重根的遗体,按照安重根的遗愿安葬在哈尔滨公园旁。
日本拒绝这一要求,将安重根的遗体秘密埋在旅顺某地。近几年,中、韩、朝人士为寻找安重根的遗骸作了很大努力,但至今没有找到。

他被称为“亚洲第一义侠”,他为了民族的独立而抛头颅洒热血,他就是刺杀死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的义士安重根。那么,安重根到底是如何刺杀伊藤博文的,还有他最后的结局如何呢?今天,我们就来一探究竟。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日本战胜,取得了俄国在朝鲜的权益,加紧吞并朝鲜。在这样民族存亡之际,朝鲜的爱国人士安重根寄希望于教育救国,积极投身于启蒙教育和国债报偿运动。但是日本人千方百计破坏韩国人的救国运动,安重根的教育救国运动很快就以失败告终。随后,他弃笔从戎,参加了轰轰烈烈的义兵运动。在此期间,他但然义兵的参谋,还组织了反攻朝鲜的军事行动,但是还是以惨败告终。

图片 5

图片 6

刺杀现场。

安重根在义兵运动失败后,他分析了起义失败原因,并且亲自切断了自己左手无名指的一个关节,用手指中流出的热血在韩国国旗——太极旗的四卦位置上书写了“大韩独立”四个汉字,并写下“安重根”三字,创建了“断指同盟”,他被推为断指同盟的盟主。随后,他们决定刺杀侵略朝鲜半岛的元凶——伊藤博文,并且发誓要在3年内成事,否则集体自杀向国民谢罪。

图片 7

图片 8

安重根狱中所作书法作品。

不久之后,他们的机会就来了,安重根从报纸上得知伊藤博文要去哈尔滨与俄国财政大臣会晤。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他很快就带着另外3人于1909年10月22日达到哈尔滨。后来,他们经过多方打探,得知伊藤博文将于1909年10月26日上午抵达哈尔滨车站。在10月26日一早,安重根拿上装有8颗子弹的勃朗宁m1900式手枪,换上了旧西服外套,戴上鸭舌帽,夹在欢迎伊藤博文的日本侨民之中,混进了哈尔滨火车站。

图片 9

图片 10

行刑前的安重根。

1909年10月26日9时整,伊藤博文的专列抵达哈尔滨车站,伊藤博文检阅了俄国的仪仗队。”在检阅完毕,伊藤等人折返,距安重根5米左右,将要走过去时,安重根闪电般地掏出手枪,向伊藤射出了三发子弹。安重根怕打错了人,又向跟随伊藤的几个日本人开了四枪。随即,安重根抛掉手枪,用俄语高呼三声:“高丽亚乌拉!”,然后从容被捕。而伊藤博文因内脏出血过多而不治身亡。

图片 11

图片 12

安重根与父母。

在安重根被捕后,俄国人随即逮捕所有有嫌疑的朝鲜人,其中就包括与安重根一起参与刺杀的其他三人。随后,他们被押送到了旅顺监狱。在法庭上,安重根坚称这次举事,绝不是个人暗杀,而是以大韩义军参谋中将的身份,与敌酋伊藤博文进行战斗,因此不能接受一般审判。但最终,日本人还是判处他绞刑。

图片 13

图片 14

安重根的妻儿。

1910年3月26日,安重根穿上母亲为他做的洁白的韩服,等待死亡。上午10时,安重根走上绞架,从容就义。随后,他被安葬在旅顺公共墓地。后来,经过长期战乱,墓址已无存。后来,韩国人给他建了一个衣冠冢。

1909年10月26日,义士安重根在中国哈尔滨火车站刺杀了挑起中日甲午战争和吞并朝鲜半岛计划的主要策划者、曾四度出任日本首相的伊藤博文。孙中山题词称其功盖三韩名万国,章太炎更是称其亚洲第一义侠

今年1月19日下午,安重根义士纪念馆在哈尔滨火车站落成开馆。该纪念馆包括安重根义士事迹陈列室、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地点标识等。韩国政府当天表示欢迎并给予高度评价。

然而,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却称安重根为恐怖分子,将开设纪念馆斥为对恐怖分子的礼赞。日本言论引发中韩强烈反对。韩国政府重申安重根是著名独立运动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连发两问予以回应:如果说安重根是恐怖分子,那么靖国神社里的14名二战甲级战犯算什么?如果把设立安重根义士纪念馆称作是对恐怖分子的礼赞,那么日本领导人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的行为又算什么?

如果时光倒流,真相一定会拨开历史迷雾。让我们重温百余年前那震惊世界的一幕。

1.天赐良机

1897年朝鲜王朝改国号为大韩帝国。1905年日本强迫大韩帝国签订《日韩保护条约》,在汉城设立统监府,前首相伊藤博文首任统监。

1909年,日本政府利用日俄战争中获胜的有利形势,派伊藤博文到哈尔滨,与俄国财政大臣可可夫切夫商谈有关吞并朝鲜半岛、进一步干涉中国内政、划分日俄在中国东北的势力范围等事宜。安重根决心利用这次机会击毙伊藤博文,向世界揭露日本的侵略野心。

之前,安重根曾多次与断指同盟会的成员讨论刺杀伊藤,甚至想去东京,可一是经费缺乏,二是成功率太低。这次伊藤来哈尔滨真是天赐良机!

安重根觉得杀伊藤博文不是小事,必须有人员和费用。于是,他找到好友禹德淳,密商去哈尔滨举事之计。禹德淳本是经商的,十分反对伊藤在朝鲜的所作所为,便同意同去。

1909年10月21日,安、禹二人登上去哈尔滨的邮政列车。列车运行途中,乘务员对旅客介绍说,列车在前方的绥芬河车站停留1小时9分钟。安重根突然想起了在绥芬河火车站边上行医的刘敬辑。列车一到绥芬河,他们便走出车站,来到刘氏诊所。安谎称去接从朝鲜来的家属,因不懂俄语,求刘给找个翻译。刘敬辑说他儿子刘东夏俄语好,正巧要去哈尔滨买药,就一同走吧。

22日21时15分,安重根、禹德淳、刘东夏乘列车到达哈尔滨。在埠头区列斯亚那街28号的金成白家住下。拥有俄国国籍的金成白是建筑承包商,也是哈尔滨朝鲜民会的会长。

安重根推算,伊藤25日下午从宽成子站出发前往哈尔滨,整个旅程要10小时40分,伊藤到哈尔滨应该是26日上午9时以后。

2.两地埋伏

相关文章